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信息>>新闻动态>>正文
新闻动态
黄有光教授讲座——公共经济政策十大原则
2017-05-12     (点击: )

金禾中心特聘讲座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老师于2017年5月11日晚在教学主楼C-104,为西安交通大学师生带来“公共经济政策十大原则”学术报告,现场座无虚席。同时出席报告会的还有黄教授太太Siang老师、金禾中心主任郭誉森教授、副主任曾卫红老师以及金禾中心所有教师。

           

黄老师从“十诫”与大家聊起。“十诫”起源于圣经,而黄老师依从自己的经济学研究经验提出公共经济政策领域的十大原则。总指导原则:增加社会福祉。

原则一: invisible hand 主要依靠市场调节经济。黄老师讲到,这个思想,西方由亚当·斯密提出,而中国最早可追溯至《史记·货殖列传》。“依据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达到完全竞争的市场最有效率(排除外部性等因素);然而严苛的现实因素使得效率很难达到定理预期”,黄老师讲,“另一方面,效率也并不意味着公平,这里也需要政府参与调解社会公平性,提供公共物品。”另外,黄老师说,在报酬递增方面的研究还不透彻,需要大家这一代的努力。

原则二:provision of public goods 环保、国防、市政等公共物品需要政府提供。因为公共物品是非排他的,所以所有消费者可以共同消费,最有效率点应是所有消费者的边际效用之和等于边际成本。为阐释清楚税收对经济的负担,黄老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起供求关系图,这时所有听讲座的同学都像是他的学生。黄老师非常幽默开朗,讲座全场时不时随他大笑,“我读哈佛大学C.Kaplow教授的论文,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动?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据哈佛教授这篇论文里的研究,税收对工作也有反激励作用,黄老师讲,对一种群体征税而对另一种不征税会造成扭曲,比如对不同收入人群阶梯征税,高税收会减小工作积极性。但是如果不只看税收方面,同时考虑其他因素,比如税收拿去提供社会治安,可能税收制度相比无税收对人们的工作激励会更大。随后黄老师又从负外部性入手,“就算在交点A社会是有效率的,但是由于有污染,社会的总成本本应更高,社会损失是这一部分,因此税收是更有效率的,其造成的损失小于污染造成的损失”。

原则三:reducing excessive inequality 传统认为,平等和效率总是互相取舍的。社会不平等可能阻止较贫困的人贡献应有的社会价值,而现在社会人力资本愈发重要,这使得平等和效率存在互补性而非互相替代。黄老师的主要观点是“个别效率挂帅,总体关注平等”。为了增加社会平等,政策应当聚焦于社会总财富即整体平等而非个案。平等与效率的取舍体现在增加对高收入人群的税收补贴穷人可以增加社会平等,但是会伤害富人的生产积极性。但是,总体平等的加强可以使个体更容易接受“一元是一元”的个别效率政策,这也可以避免一部分效率损失。黄老师:“尤其是中国,现在更应该关注社会平等。”

      

原则四:adopt free trade and eliminate administrative and collusive monopolies  公共政策应区分由技术革新造成的垄断和由共谋造成的垄断,保护自由的国内外贸易和投资。

原则五:provide useful information and regulation 公共政策需要为社会提供一定的规则标准。“就比如在食品安全方面,政府不应该对食品‘味道好不好’规定,而是应该在致癌物等安全方面制定标准。”counter-real/economic in finance随后黄老师拿美、澳金融市场举例,说明金融市场有时与经济基本面背离。老师一下子聊到他年轻时,那时学经济为建设社会主义,所以金融学基本没怎么碰,初听说“10%法则”时以为很厉害,后来发现朋友所讲与杂志上的解读完全不同,说道这里老师哈哈大笑。如08年金融危机由美国引起,但是由于美元是传统避险资产,所以美元居然逆势大涨。相反,08年澳洲经济相对全球算比较好的,澳元却大跌,不完全竞争因素需要更多的分析。

原则六:raise taxes efficiently  如何征税最有效率?Ramsey认为,在给定的税率下,应该让税收的损失极小化。环保方面,税收应与(企业)外部成本对应,但是污染等外部成本难以估计。对钻石等物品,价格远超内在价值,税收具有negative excess burden.

原则七:mitigate against excessive market fluctuations 公共政策也用于减少过分的市场波动。阻止经济波动在宏观方面有很多例子,如08年后美国量化宽松政策,中国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日本负利率等,“但是4万亿造成了许多浪费是肯定的”。有时经济波动是很难处理的,比如当下中国的房价,“我认为中国房价当下基本没有泡沫,我对比了世界各地房价,中国房价是相对下跌的,而且中国房价与全国人均收入比是大跌而非大涨,北上广深等中心城市例外。所以在西安房价大涨前,各位是不是要有所动作啊?”全场哄堂大笑。

原则八:undertake public projects efficiently 有效承担的公共项目。

原则九:soft paternalism 过分的干预会造成对市场自由和社会福祉有副作用。所以黄老师推崇“软性福权主义”,比如美国应该鼓励人们将来储蓄,现在的消费不变,但对于未来可能的收入增多,用于储蓄增加。默认选项(default options)去世的人的器官默认不允许捐赠,除非生前签署协议,但是“我搞共产主义不就为了人民的福祉嘛!”全场掌声中黄老师慷慨激昂,“我认为这里默认主义不适用,应该默认死了就捐赠,不希望捐赠的可以选择不捐赠许可证才对嘛。”

原则十: happiness-oriented objectives 公共政策应面向人们的福祉。人们最根本的福祉是快乐。讲座最后黄老师作谦虚的总结:原则的提出有许多不全面和不完美,新的理论还需要大家的努力。最后黄老师简单讲解了次优理论和政府局限性,以及当代华人经济学家在公共经济政策领域的一些研究成果。

在提问环节,各位同学包括在场老师对黄老师积极提问,从老师所讲授的公共政策效率分析、公平性政策的及时性到对特朗普政策看法、快乐与效用等问题,老师也一一耐心解答。在热烈长久的掌声中讲座结束了,能够拓宽经济视野、聆听大师风范,是同学幸事也是交大盛事,由衷感谢黄老师带来如此精彩的讲座。

                                                                          撰稿人:金禾51 王舒磊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金禾经济研究中心 设计制作:西安交通大学数据与信息中心

地址:西安市咸宁西路28号西安交通大学文管大楼 邮编:710049 联系电话:82667879